清华大学发现古墓群果然“上学如上坟” 文章来源:上葡京网址   2019-06-03 16:41

  5月31日,清华大学校园内施工现场发现一片古墓,据现场工作人员介绍,此次考古发掘是按计划进行的,除了骸骨外还有铜钱等物品被发现。由于没有暂未发现陪葬品,具体考古价值大小还有待确认。这并不是清华园中第一次发现古墓。

  清华发现了古墓,就不得不提西安;说起西安就不得不提西北政法;说起西北政法,就不得不提张汤;你们见过大学把自己祖师爷给挖出来的吗?

  据了解,学校拟在第六教室楼北侧建设新土木馆大楼。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北京市实施办法》及《北京市地下文物保护管理办法》等有关法律法规,新建项目需进行考古勘探工作。应清华大学申请,2019年4月2日至14日,北京市文物局组织市文物研究所对清华大学新土木馆项目占地范围内开展了考古勘探工作,发现古代墓葬95座。

  5月27日起,市文物研究所开始对前期勘探发现的古代墓葬进行考古发掘工作,目前已发掘完成墓葬16座,初步判断为明清时期平民墓葬。目前,考古发掘工作正在进行中。

  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学术委员会主任刘庆柱接受采访时说,明清时期清华大学所处的位置正处于皇家园林区,整个海淀区西北部有“三山五园”都是皇家园林。但具体墓主人的身份和所属的社会阶层还要结合古墓的方位和出土物品来看,现在尚不清楚。

  事实上,这并不是清华园中第一次发现古墓。从一篇土木系老系主任的文章中,可知过去也曾有过几次施工中发现古墓的事件。

  这次的古墓,发掘于清华大学出土文献研究与保护中心大楼东侧。出土文献研究与保护中心成立于2008年9月,当前中心的主要研究内容是对清华大学抢救入藏的战国竹简进行保护、整理与研究,同时开展其他出土文献(如甲骨文、金文)的研究和保护工作。

  2004年西北大学长安校区建设时,发掘了唐总章二年(699年)司宰寺丞刘智与夫人尹氏合葬墓。该墓形制完整,纪年明确,出土有组玉佩、金铜装班剑等珍贵文物124件(组),为研究唐代舆服制度提供了重要的资料。

  西北大学不但有墓,还有寺院。实际寺是唐长安城中最著名的寺院之一,位于唐长安城太平坊西南隅,即今西北大学校园内图书馆附近。

  西北大学于1993年组成学校园考古队,对实际寺遗址进行了钻探与发掘,通过发掘与文献相印证,大体上搞清了实际寺的范围:即东到学生食堂,西至教学八楼, 南到大学南路,北到大礼堂前地区。

  2017年,在该校园内一建筑工地里发现了一座古墓,虽然这座古墓除了砖头,还没有出土任何有价值的文物,但学生们还是表示很激动!因为这代表着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华清学院顺利成为高校古墓协会的新会员。

  2016年11月,新校区博士楼旁施工工地就挖掘出了一座古墓,而墓的主人初步断定是唐朝宰相贾耽。

  除此之外,陕师大长安校区还出了四座汉代墓。昆明湖向西直线距离不超过一千米是李建成墓,东北大约三千米是郭子仪家族墓,而上面提到的张汤墓,就在校园向东约二千米的地方。

  2001年,在西理工发现的唐代贵族李倕墓足以秒杀一众高校,可称为高校最美墓葬。墓内几无盗掘痕迹,遗物随葬品保存相当完整,这在唐墓中是非常罕见的。由于地表的渗水作用,墓葬清理时,大多数的随葬品都已漂离了本来的位置。随葬品中包括陶瓷器、金银器、铜器、玉器、漆器,以及少量的铁器、铅器等。

  2001年,西安邮电学院在长安区茅坡征地1000亩,建设新校区。建设过程中,考古工作者在这一区域发现了战国、秦、汉、唐代古墓葬600多座,其中80%以上都是秦墓。

  2004年,为配合西安财经学院新校区建设,陕西的考古人员发现了一座大型秦墓。虽然墓葬被盗严重,但一件“六马鞍车”的出现,还是让考古专家兴奋不已。

  2002年4月至10月,西安市文物保护考古所在西北政法大学南校区进行考古发掘,清理出张汤墓。这里现在成为了校园各种传说的发源地,更是很多学生在司法考试前都必须来拜一拜的“福地”。

  西安目前发现了三座汉代壁画墓,其中两座位于高校中,一座1987年发现于西安交通大学,另一座2004年发现于西安理工大学曲江校区。因为有壁画,可以推断这两座汉墓的主人,地位一定非常的高。

  由于汉代没有墓志铭,所以西理工大汉墓的主人,至今无法确定。至于西安交大汉墓的主人,根据各种史料相互佐证,极有可能是汉宣帝时期的御史大夫萧望之。

  1988年和1990年,西北农学院和西北农业大学校园里一共发现了12座墓葬。不过1999年,这两所大学都被并入了西北农林科技大学。

  在两校区发现的12座墓葬,年代从秦汉持续到宋元时期,其中秦代墓葬5座,汉代墓葬4座,这些墓葬无论从形制还是从出土的陪葬品来看,都代表了一个时代的特征。

  1972年4月,在南大北大楼后面施工时,发现了一座古代墓葬, 考古发掘清理出陶案、耳杯、卧龙座、卧虎座、卧羊座、金叶片、玛瑙珠等各种陪葬文物。

  根据随葬品专家判断,此墓墓主的身份极高,肯定比王谢等“高门大族”还要高贵。 东晋大墓的墓主是谁,争论纷纷。但有一点是明确的,发现于南大北大楼后面的这座大墓应该是帝陵。

  1998年建设仙林校区时,南京师范大学发现了两处东晋家族墓葬群。这两处位于仙林校区竹园餐厅西侧和图书馆的小山上的墓葬群,分别是东晋名臣高崧家族墓和李氏家族墓。高菘家族墓葬,不仅随葬品丰富、墓志保存完好,而且还成功入选1998年全国考古十大新发现。

  2001年,南京理工大学在校园改造时,发现了一座南朝双室并列砖筑券顶墓。墓葬中众多青瓷,这批瓷器器型高大,釉色晶莹,花形优美,线条流畅,体现了南朝时期民间娴熟的绘画技艺。考古队甚至还发现了一件在南朝墓中极少见过的高足杯,极具价值。

  南京林业大学南大山陆续发现了很多重要的墓葬,包括六朝、宋朝、明朝、清朝的墓葬,古墓中出土了金器、银器、铜器、陶瓷等各种随葬品百余件。

  1991年,南农校园内主楼北部发现一座东晋砖室墓,在出土物中发现了龙首帷帐座。这样的文物一般只现于大中型墓葬,是皇室成员的随葬品,由此显示墓主地位较高。

  这已经不是南农大第一次发现墓葬了,南农大在建设过程中多次发现西晋、东晋墓葬,有专家据此推定,六朝前期的卫岗地区,可能是一处高等级的贵族墓葬集中地。

  2014年,河南新郑市郑州大学西亚斯学院校园内发现大型墓葬区,该墓群占地面积约10000平方米,已发掘出古墓120余座,除汉代和宋代砖墓各一座外,其余均为春秋战国墓葬,这些墓葬主要分为竖穴土坑墓和竖穴土坑空心砖墓两种。

  自1998年建校以来,随着校园的不断改造与扩张,到2009年,已经累计发掘各类墓葬1000多座,被我们称为西亚斯墓地。与整个西亚斯考古发掘相比,这可能只是冰山一角,再发掘出更多古迹也不足为奇。

  中原工学院新校区在建设时,就发现了一批金元时期的古墓群。此次发掘共清理古墓葬9座和古代陶窑1座,其中由7座金元时期墓葬组成的一处墓地尤为重要。这为研究中原地区金元时期文化习俗、宗教信仰及埋葬习俗等提供了重要资料。

  1999年山东大学新校区发现一座东汉墓葬,此墓位于山东大学新校区内学生宿舍5号楼南面的空地上(又是宿舍楼,5号楼的,你们有啥感想啊),此墓葬的随葬品数量不多, 但时代比较清楚尤其是琉璃饰件的发现,对认识琉璃器的起源,特别是研究山东古代琉璃制造业,提供了重要资料。

  民族大学秦汉校区在建设时,发现了30座墓葬,除一座是明代墓葬外,其余29座墓葬为战国晚期至西汉早期。

  这次发现洞室墓随葬品较多,以陶器为主。规模较大的墓葬呈两座一组分布,外侧以围沟环绕,墓主应当为中下层官吏和富庶的平民。


返回
有心意 更有新意
欢迎拨打
  
上葡京网址 版权所有